所在位置:主页 > 就业信息 > 招聘信息 >
新互联网经济园区效应: 武汉光谷第二总部模式错位竞争
作者: admin   【字号: 】 提交时间:2017-09-07 03:24收藏】 【打印】 【关闭

本报记者陈红霞实习生陈菁钰武汉报道

中国产业园区系列报道

在BATJ已经在中国大地上扎根并占据绝大部分市场时,高新区的这一产业发展思路却有些另类。“我们不是摘果子,而是种苹果树的方式培育产业。”李猷介绍道。

一个小时的采访时间里,不少于5通电话,“都是跟互联网企业想在光谷落户有关的。”9月底,坐在刚刚启用的办公室里,武汉东湖国家自创创新示范区管理委员会光谷互联网+办公室副主任、联合创始人李猷说,其实自己并不负责招商,但为这个产业服务久了,很多互联网企业的招商工作都兼着干了,而目前几乎每天都有新项目要谈。

李猷工作忙碌的背后,是东湖高新区正逐步形成规模的新网络经济产业的火热,“到目前为止,我们已有2家独角兽企业,1家上市公司,此外还有大批量国内最热门的互联网公司已经或即将落户。”李猷说,虽然这不是一种园区化的发展模式,但全区整体规划和引导下,以第二总部模式发展起来的东湖高新区的新网络经济产业已经初具规模,并与一线城市形成错位竞争。目前,这一产业已与其他千亿产业一样,成为东湖高新区新兴支柱产业之一。

散兵游勇变抱团发展

虽然科教优势强,但早期的武汉虽有人才的土壤,却无互联网“基因”。

“最初,当时的城市发展水平留不住人才,都是‘孔雀东南飞’”,李猷回忆,武汉能称得上具有互联网元素的企业主要是一些软件服务外包企业和金融企业后台部门,而这些企业也集中在光谷金融港附近。这种产业结构下,武汉当时所拥有的互联网人才主要集中在基层和中低端领域。

此后几年中,光谷的新网络经济产业基本处于自然增长状态。学计算机的刘思明是武汉人,2006年他从武汉理工大学毕业后选择留在武汉工作,“基本工资2000元,自己都不够花。”刘思明说,但家庭原因自己无法跟同学们一样去一线城市,只能在一家软件公司领着极低的工资干下去。

“而在全国互联网产业蓬勃发展的态势下,武汉市已出现一批互联网企业,但大部分都属于创业企业。”李猷说,现在已被誉为武汉“四小龙”的卷皮、盛天网络、斗鱼、宁美国度等也都刚刚起步,产业规模普遍较小且分布零散,中高端人才与软件基础是其新网络经济发展的主要障碍。

改变在2015年前后到来。

当年3月,李克强总理在《政府工作报告》中首次提出“互联网+”计划。此时的BATJ早期在一线城市创业骨干员工和普通员工均到了必须成家立业的时期,但他们所处的沿海和一线城市中,房价和物价已大幅上涨,一线城市的生活成本快速攀升,于是很多企业的骨干员工选择辞职返乡,不少互联网企业离职率攀升。

武汉看到了其中的机遇。2015年,东湖高新区迅速成立了全国第一个“互联网+”办公室,对武汉互联网产业进行规划布局。

与其他地方不同的是,具有创新基因的互联网+办公室组织了一次全新的选拔赛。

在办公室成立之前,东湖高新区的领导班子组织了一次针对互联网产业调研时受到启发,决定在整个管委会征集80后和90后的年轻人用来从事这一产业的政府服务工作。

“当时要求所有符合年龄的硕士生必须报名,本科生鼓励报名。”李猷回忆,最初报名的有130人,经过筛选后保留27人,随后这些政府部门的年轻工作人员还要接受10家公司的现场提问,进行10分钟的现场答辩,经过层层筛选后,最终选出了3名工作人员,而此举的目的就是为了让年轻人服务年轻人,才能有更符合时代的服务模式。

第二总部模式错位发展

但首创缺乏执行的参考标准,纠结了半年后,东湖高新区才出台了产业扶持优惠政策。在BATJ已经在中国大地上扎根并占据绝大部分市场时,高新区的这一产业发展思路却有些另类,“我们不是摘果子,而是种苹果树的方式培育产业。”李猷介绍,这种方式则是互联网+办公室提出的第二总部模式。

具体来解释,企业将市场之外的职能部门在第二总部进行运营,企业将研发、运营、销售等部门迁至武汉,通过降低生产成本以支持第一市场及促进企业整体发展。

而将市场保留在原来的一线城市,第二总部与第一总部相互呼应,共同促进企业的持续健康发展,与一线城市并不存在竞争关系,而是通过自身优势支撑第一市场,最终实现共赢。

这一模式下,人是根本。“这些人短期来看均无法带来政府部门所看到的税收。”李猷说,但只要人聚集了,随着人才的自然流动,产业聚集后,其可以孵化出更多的互联网基因,继而培育出新的税收,拉动新的就业,形成互联网+的产业集群。而这也是武汉的第二总部模式与其他城市产业集群发展的最大区别。

在这种思路下出台的政策也是超前的。

一家刚到武汉落户的互联网企业是这个政策的受益者。“我们在光谷的办公面积超过1万平方米。”上述企业负责人说,这部分租金由政府部门全部承担。而作为互联网企业,其中成本最大头在于宽带和云服务器方面,对此,政府将这方面成本分摊部分。企业内部经过认定的高级人才,政府均会给予几十万元的补贴,帮助企业留住人才。更让这位负责人没有想到的是,企业招聘过来的实习生,政府也帮助企业给予了实习生的专项补贴。

李猷也说,这只是系列政策中的一项,比如在房租补贴方面,东湖高新区针对估值5亿、融资5000万以上的企业,给予三年2000平米、每平米每月50元的补贴,“目的就是帮企业留住人才。”

而在服务的细节方面,为支持企业发展和引进高端人才,“互联网+”办公室主动出击,协助互联网企业面向武汉大学、华中科技大学等高校进行点对面式校园招聘,“我们与学校沟通后,将招聘通知发送给各学院,再由各学院下发至每一个学生。”李猷说,通过这样的招聘方式,企业收到更多简历,招聘效果事半功倍。而这些有针对性和有细节的服务让越来越多的企业来到东湖高新区。其中,不少互联网巨头已计划将其第二总部设立在东湖高新区。

目前,光谷已引进20余家企业“第二总部”,其中包括Uber、摩拜单车、360、小米、中兴通讯、华为、小红书等多家知名企业。

东湖高新区提供的一组数据也显示,2003年到2016年间,武汉市获得融资的互联网+企业从1个增加到72个,领域分布从单一的移动营销扩展到泛娱乐、电商、生活服务、交通出行等,其中60%的企业来自于东湖高新区。

而其产业结构中,包括大数据、云计算、系统平台、网络安全在内的基础服务领域,此外还包括光电子、人工智能、智能制造等在内的产业互联网领域,而消费互联网领域则涵盖了网络文学、斗鱼直播、两点十分动漫的泛娱乐产业,以卷皮为代表的电子商务产业等。在资本市场领域,东湖高新区新三板上市公司中,互联网+相关的共有23家,总资产超过21亿元。


上一篇:华侨城社招 12子公司副总补位计划里的段先念转变之局
下一篇:淮安市水利控股集团有限公司招聘公告
相关新闻 RELATED NEWS
展开